其他的话以后再慢慢跟你讲。我们还有一个十年,两个十年,三个十年,讲未来要说的话。

当红偶像的二三事(四)

我在一个剧组做统筹工作,我们拍的算是个所谓的大IP,男主是现如今当红的顶级流量,年纪不大,刚成年没多久,长得倒是很精致。

最早的那会因为行程太多,他进组比我们都晚一点,刚来的时候大家都不熟,谁也不敢去招这位小祖宗,毕竟人家人气在那了,不小心被粉丝拍到了什么怕被骂。慢慢交流的多了,发现不是那么回事。比起和他同龄的偶像,他反而更有十八岁男孩子该有的样子,平时精力无限,也没什么架子。他那张脸不笑的时候还是挺能唬人的,但人挺随和,有事找他他都会耐心的回答,偶尔还会主动问候几句,剧组的人对他评价都很好。

说完有的没的,想说几件好玩的事,关于这个小偶像的。我们这个剧是女主是个跟他年纪相仿的小花,名气跟他不能比,但业务能力还不错。按理来说两人天天在一块工作又是同龄人应该有很多共同话题,交流多也是正常的,然而实际情况是,两人除了对台词排戏和必要的沟通私下基本没什么交集。倒不是说小偶像多难接近,主要是他工作的间隙都在忙自己的事,没有什么多余的时间跟剧组其它演员交流感情。通常情况下没他的戏,他就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摆弄手机,看着像是跟谁聊天,聊得不亦乐乎,偶尔打个电话脸上都挂着笑。有一次我们几个工作人员坐一起吃饭的时候还聊起这个事,开玩笑说小偶像是不是有女朋友啊,整天电话不断。话是这么说,但我们都觉得不太可能,这个圈子其实不大,也没什么秘密,尤其又是整天朝夕相处的艺人,真的有点什么事除非藏得很深,不然不可能没人知道。

前一阵有个事挺有意思,在剧组嘛,每天都是盒饭,大家都一样,我们刚开始怕小偶像吃不惯,还提过几次,他都说没关系,他每次都乖乖吃,也没有勉强的意思,我们就再也没管过。有天快到饭点了,我看到他跟助理嘀嘀咕咕说些什么助理就走到一边去了,我走过去想问问有什么能帮上忙的,瞥见他助理在点外卖,心里有点犯嘀咕。

“小凯是不想吃盒饭了吗?不想吃我们这边可以帮忙换点别的餐食。”他助理楞了一下摆了摆手“不是不是,给别人点的,没事盒饭不用换,他不挑食的。”我想想也是,转身就走了。吃饭的时候我又想起这事,越想越觉得不对,给别人点的……?在剧组给别人点外卖?谁的外卖还要这小祖宗操心给点?这是什么操作?当然我再好奇也不会傻到去找正主打听,那之后我又碰到过几次,也见怪不怪了。

我们剧组取景是在大连,又是冬天开拍的,雪积得特别厚。冷,真的贼冷,一整天在室外,冷的胳膊腿都不是自己的了。小偶像是个南方孩子,刚开始来得时候见到雪兴奋的不行,上蹿下跳的,新鲜劲过去再玩不动了,大部分时间摊在椅子上裹着军大衣看剧本,实在坐不住了就拉着他的助理陪他跑跑跳跳暖暖身。有时候撞见他哆哆嗦嗦的伸出一个手打电话,抱怨着“真的太冷了,不骗你,不信你来试试”之类的,手都冻得通红也不挂,有人从他身边过他还会下意识的低头声音也放低,不知道有啥不能听的。那天我们拍夜戏,估计冷下二十度是有的,大家都是靠意志力撑着。当时正在拍别人的戏份,轮到他估摸着且得等几个小时。他坐在片场一个角落,不太起眼,我看了看时间怕给他冻病了想过去跟他说,让他回酒店歇会时间差不多了再过来。我走到他侧身一米远的地方,看见他戴着自己衣服的帽子,躺在椅子上怀里还有个暖宝宝,手机放在腿上耳朵里塞着耳机,正在轻轻唱“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,爱能不能够永远单纯没有悲哀……”嘴里哈出的白气在空气中没多久就散掉了,我不知道怎么了就站在那听他唱完了整首歌,给电话那头道了晚安我才缓过神。天太黑了,我看不清他的表情,不知道是不是被冻得恍惚产生了错觉,但就觉得他唱歌的时候,怎么说,像春风拂面,太温柔了甚至跟现在这个环境有点格格不入。等到他看到我并递来一个疑问的眼神我才想起来自己干嘛的,赶忙过去把事情说了,他说了不用又把耳机塞回去了。

其实拍戏挺无聊的,往往都是一天要拍十几个小时,演员不是不是在拍戏就是在等戏。有一天拍着拍着,突然开始下雨,我们所有人只能在棚下面等雨停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。小偶像自己在旁边看手机,实在是太无聊了,有人就凑过去看他在看什么。

“你还看综艺呢?平时录还没录够吗?”

“是吗我以为你们这种偶像知道套路,看综艺都没意思了。”

“我看看你这看的什么综艺?唉?这个综艺是不是你们团那个小孩常驻的啊,你这队长当得够敬业的。”不一会就调侃开了,他也没说什么,笑笑算是回应。没多久大家又去聊别的事情,眼睛还盯在屏幕上,看的专注。我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表情,觉得这小孩挺有意思。

说起来,小偶像的工作态度是很端正的,平时基本不会迟到早退,唯独有一次。那天我们戏拍的不太顺,一整天都在反反复复的拍几个镜头,小偶像也累的够呛,脚不沾地。期间我看到他助理接了几个电话,本来想递给他但又放回去了,一直到天快黑了那几场戏才拍的七七八八,终于能歇口气,我想顺手给他拿份晚饭送过去,老远就看见助理跟他说了几句话,他脸色就不太好看,我走到跟前的时候,他正在打电话,半天那边也没接,他又拨过去还是没人接,明显看出他有点着急了,扭头看到我,犹豫着开口“哥,我这边有点急事,今天提前走一会,您跟导演说一声,真不好意思。”我想了想下面就剩一场戏了明天补拍问题也不大,就点头同意了,他道了谢之后走的匆忙。他助理看着一头雾水的我摊了摊手,留下一句意味深长“没办法”,我的好奇心在那一刻达到了顶峰。

第二天我状似无意的走到小偶像的助理身边,闲聊了几句,实在没忍住问了句“你们家小孩整天跟谁打电话聊天呢,这么起劲?”听了这话助理转头看了我一眼也没正面回答,就说是朋友,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便不好继续追问。但好奇心这种事一旦被挑起,没被满足之前很难平复,我后来又趁着他聊天的时候装作路过想看看,但离得远实在看不清,只能看见聊天背景是个白底的手写壁纸,剧组很忙,我也不能一个劲的来回溜达,最后只能放弃。

虽然我什么也没扒到,但因为这个事我开始时刻关注小偶像,时间长了我发现了一个规律。他除了在剧组拍戏还会有其他的通告,所以经常离开飞去别的城市工作,但只要他要回北京,在那之前和之后的一段时间能感觉到他的心情明显好了不止一点点。第一次从剧组飞北京的时候,他找了本地的工作人员问大连有什么好吃的,他让助理去买了大包小包的带回去了。后面几次带的就少了,但丝毫不影响他的好心情,即使需要赶戏累的半死离开的时候照样神采奕奕。瞧,今儿晚上又要回去,他正一个人跟那傻乐。我探过头调侃了一句“回去这么开心啊?”他嘴里说着“还好吧”脸上的笑容可是收都收不住。临走前小偶像大手一挥请全剧组人喝了饮料,这饮料又把我好奇心勾了起来,也不知道我们这是托了谁的福。

嘿我说,这小朋友不是在北京藏了个什么人吧?


评论(44)
热度(627)

© 被凯源逼死的单身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