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他的话以后再慢慢跟你讲。我们还有一个十年,两个十年,三个十年,讲未来要说的话。

最近常常在想,我这些义无反顾的坚持是不是只是为了自己那点执念,是不是该结束了,是不是该离开了,但又想再坚持往前走一点点,再多看一点点。
我一直说自己是清醒的理想主义者,我对此的理解是 我知道奇迹发生的可能很小但我依旧坚定的相信奇迹的存在,即使没有发生我也可以接受。
晚安了。

评论(14)
热度(29)

© 被凯源逼死的单身狗 | Powered by LOFTER